走马看花古徽州,悠悠徽州行感触

2019-09-14 作者:澳门正规十大网站   |   浏览(89)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歙县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歙县

渔梁坝

渔梁坝

紫阳桥

许国石坊

徽州古城

徽园

徽园

斗山街

许国石坊

太白楼

斗山街

发表于 2005-05-20 09:58

悠悠徽州,有着2500年的历史,早在秦始皇统一中国的时候,就在此治县,特别是在明清时期,出现了称雄商界300余年的徽商,支撑着朝廷命脉将近300余年,同时还创造了新安医学、新安画派、新安版画、新安建筑、徽菜、徽剧、徽墨、歙砚等诸多的徽州文化,与世界三大地方显学的敦煌学和藏学并架持名。 而如今的古徽州仍保留了众多的名胜古迹,等待着我们去了解! 要了解徽文化的发源,必去的第一个地方就是今天的历史文化名城——歙县,因为从秦——晋——隋——唐——宋——元——明——清,一直以来都是郡、州、府所在地,是经济文化交流的中心,所有的徽州文化就是在这诞生。 我们的第一天 早上8:00从黄山市出发,30分钟左右到达歙县,进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棠越牌坊群,它是由鲍氏家族在封建时期按照儒家思想的忠孝杰义所建的7座牌坊,是否还记得琼瑶女士的那部《烟锁重楼》,就是在这里拍摄的; 之后我们在走向徽商远离家乡外出经商的地方——渔梁古埠,在这里我们不仅可以领略如乌镇一般的古街,还能见到称为“东南小都江堰”的伟大水利工程——渔梁坝,它的时间是在隋朝诞生,经明代重修保存下来的;我们还可以荡起双浆畅游在练江之上。 中午品尝八大菜系中的徽菜。 下午我们走向古代的徽州府衙,欣赏历史文物,同时欣赏东方的凯旋门——许国石坊,它可是中国唯一的一座八角牌楼,更是深受皇帝的喜爱所建成的一座难得的牌坊; 进入徽园; 再者我们去看看徽商的故里——斗山街,当时是非常有名的徽商所聚集的居住地. 逛了幽深的古老的斗山街之后,我们便去唐代大诗仙曾来徽州游览是所停留饮酒作诗的酒肆——太白楼景区,曾于书法家董其昌交友甚深的徽商吴廷在山上建了自己的私家园林,因为本人非常爱好书法,所以收藏了从晋代一直到清代各大书法家的字帖,有王羲之、虞世南、董其昌等,优以两套《余清斋》和《清鉴堂》最为著名。我们也可以进去欣赏一翻! 一生痴觉处,无梦到徽州! 更多请参考www.5ihuangshan.com(3721实名:黄山景点)

太平桥

太白楼

披云山庄

发表于 2011-04-30 19:33

厦门金龙低吼着冲出长途上海南站,转过两个弯,一会便驶上沪杭高速。四个半小时后,我将到达歙县,开始我心仪已久的自助游。 退休了,有了大把的自由支配的时间,我想外出看看走走。家人不放心。儿子说,要去,我陪你一起去。于是妥协,于是,选择三月底一个春暖花开的周日,踏上了古徽州之行。 窗外,城市近郊的景色依然单调。高速公路两旁不时掠过的是大型居住社区灰暗的楼群,抑或是经济开发区的像积木似的方整的厂房,巨幅广告牌绵延排列刺激着眼球。渐渐的,我迷糊在了三月的暖阳里。 恍惚没有多少时间,儿子推醒了我。车停在高速公路休息区,已经到浙西山区了。山就在路的两旁,路也似乎显得窄仄起来。车过昱岭关,驶出一个隧道口,突然间视野一下开阔,一小片一大片金黄的油菜花奔突着撞入我的眼帘,白色墙体的民居,马头墙的檐角高挑在蔚蓝的天幕上。村外是已返青的长势喜人的麦苗在微风下起伏,交织着白的黄的花,一条清澈的河流在村旁流过。这么生动的画面呈现在眼前,我睡意全无。有人在说,皖南到了。 前排两位老太太在用安徽方言交谈着,似乎是说这里过去怎么怎么样,现在又怎么样,应该是探亲回乡的,她们透着笑意的脸上充溢着兴奋。许是她们谈到了自己年轻时,就是从这里涉过小溪,翻过大山,走出了一片新天地。她们告诉大家,在歙县亲戚们会来接她们的。 有人要在高速公路近旁下车,司机把车停在一个豁口边,车里一大群人呼啦啦地站起来,翻过隔离栏,瞬间下了高速。我突然意识到,是霞坑镇。近两年来,石潭成了游客春天观赏油菜花的热门景点,那里的北山、湖山、下汰几个自然村落已是春游赏花的首选。从上海、杭州经杭徽高速去石潭在霞坑镇下车最方便。从我们坐的车里可以看到远处有几辆中巴车停在那里。我们没有准备,临时去可能找不到住处,只能割爱了。 下午近一点钟,我们准时走出歙县汽车总站,四、五个人上来围住我们,争相要我们坐他的车。肚子在提抗议,我们挤出包围。 据资料介绍,渔梁坝建于唐代,全部用清一色的坚石垒砌而成,为我国现存仅有的古代石质滚水坝,被专家誉为“江南都江堰”。渔梁坝所在的渔梁古埠是古徽州的水路码头,交通要津,称雄明清商家三百余年的徽商就从这里起航。我们到时,没有见到人声鼎沸、樯帆林立的繁忙景象,渔梁坝还在,渔梁古镇还在,只是异常冷清,繁华留在了往昔。 在导演小姐的带领下,我们踏上了坝体。一道石质水坝拦住了练江,水被挡在了上游。大概还不到丰水期,水势不大,下游裸着一片石滩。坝上,坐着不少学生在练习写生,游人也不多。几只小小的游船停在坝的上游,船主吆喝着生意。我们沿着江边的小道向前走,导演讲解着几个不大的景点。可以见到不少已废弃的船埠头,全是用石质砌成,似乎还在昭示着往日的繁荣。 一个转角边,立着一个雕像,光着头。导游说,这就是渐江。渐江是“新安画派”的开创者,他以禅心对黄山,画出了宁静幽冷之极的山水画,开一代画风。这样一个大家,如今这么凄清、突兀地立在江边,迎着风,沐着雨,我不胜感慨。 走在渔梁街上,踏在几百年前铺就的“鱼鳞”上,我的心有所平静。两边老屋参差排列,白墙在发黑变灰,一所房子原本高翘的屋角已塌,还能见到瓦缝里的草突立在微风中。几个老人坐在临街门口聊天,有时抬头看着我们这些游客,面无表情,见惯了人世沧桑的他们,已很难有什么事能引起他们的关注。一堆一堆的美院学生坐在小板凳上,专注在面前的画板上,上面有老房、天空、街道,还有他们的希冀。 紫阳山就在街的对面,依旧青葱翠绿,山洼里蒙着一层薄薄的雾气,几百年静静地注视着对面的荣辱兴衰兀自不动。紫阳桥在下游远处,虽已老态龙钟,却还稳稳地站在练江上。我们想去看看,导游说那里远,不在景区里。只好作罢。 歙县县府所在地又叫徽城,是古徽州府府治所在地,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其在徽派文化中的历史地位可见一斑。买了联票的我们又坐着小三轮车来到徽州古城。 说是古城,其实不古,只是在古城旧址上作了翻新做旧,算是旧瓶装新酒吧。徽园就是这样一个旧瓶装新酒的典范。里面陈列了太多的旧家具,大床、桌椅、瓷器,甚至还有古旧的房梁、椽檩、瓦当,做成了一个旧家庭的摸样。导游认真地作着讲解,我有些木然。现在不少古镇、古村都这样,见惯不怪。我们默默离开。 历史的遗存还是有的,那就是许国石坊和斗山街。许国石坊矗立在喧嚣的街道中央,老远就能看到“大学士”三个大字。这座建于明朝万历十二年的石牌坊,已距今近500年,它成就了一代代徽州人的骄傲和自豪。牌坊为仿木构建,由前后两座三间四柱三楼和左右两座单间双柱三楼式石坊组成,呈八角型制。石料全部采用青色茶园石,坚硬厚重。其雕饰艺术更是巧夺天工。我细细地观赏着,内心被激动着,我无法记住这些精美的雕饰和它的寓意,我强记了一句上面雕刻的字:少保兼太子太保礼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许国。牌坊已经老旧,上面沾着灰尘,一些地方发黑变青,透着历史的凝重。我在牌坊内和四周绕来绕去,看着有些残缺的柱石,又抬头看看天,天高远而透亮,遥远的历史仿佛就在眼前。 斗山街在解放路的东头。爬过长长的有些坡度的解放路,向左一拐便是。街呈北斗星状,窄窄的似许多古镇的弄堂,长约300多米,两边的古宅、古井、古雕、古牌坊浓缩了徽派建筑的主要特色,尤以许、汪、杨、王四大家宅为代表。斗山街上游人不多,许是这样的古街、古建筑在皖南到处都有,人们犯不着再花80元大洋进这个被圈起来的景点。导游带着我们出这家进那家,老房子显得阴暗,光从高高的天井里照下来,灰尘在光里舞动。许多房子已经朽蚀,不能上到楼上去细看。在一家的大宅里,导游指着侧门,说那里还住着一位老人。说这话的时候,房里真的有了一声响动,但没有见到人出来。我向那里投去深深的一瞥。也正有了这些尊敬的人们的坚守,老宅才不会衰破得更快,古镇才更有浓浓的生活气息。 太阳已西斜了。从早上家里出发到现在,父子俩还只在歙县汽车站旁边的一家小店里吃了一碗面条,虽然那碗面条装得满满的,上面铺满了青菜、香菇,但肚子是又在唱空城计了。 我们走出古城,走上大街,走上一座桥梁。扬之水在桥下静静地流着,河滩地里不少人在钓鱼,鱼竿的丝线在阳光下泛着白光。不远处,就是杨子水、丰乐河和练江的三江交汇处,江水辽阔。再向左边远望,太平桥、太白楼尽收眼底,喔,还有网上热传的能吃到正宗毛豆腐、臭鳜鱼的披云山庄。 饭后,安顿好住处,我们在汽车站周围闲逛。歙县宾馆门前的马路上,一溜排开是制作歙砚的工场。门口堆积着石料,工人们在半成型的砚品上精雕细磨,灰尘四起。成品砚台有大有小,有的做工简朴粗矿,有的雕琢细腻。砚,现在大多已丧失了它原本的使用功能,成为收藏品,价格不菲。在后来的几天里,我多次见到歙砚,它成为我眼里一道愉悦的风景。 天暗下来了,路边的街灯次第亮起。这里的路灯不像大城市霓虹四射,而是透着微黄的光。从高处向古城望去,半明半暗中显着朦胧神秘,撩拨着你的心弦。底下,丰乐河水在黑暗中闪着鳞鳞的波,兴奋着你的眼。 但是,我要休息了。明天,我们要去新安江。

本文由澳门十大网上博网址发布于澳门正规十大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走马看花古徽州,悠悠徽州行感触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