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的第七个神秘

2019-09-27 作者:情感专区   |   浏览(170)

在山顶的岩石上我仔细辨认夕阳给我暗示的红色番文一朵朵红色的夏花搔首弄姿在一如既往的灌木丛中我的祖先的碑梯次排兵布阵用一些坚硬的叶尖御着风的攻击我潇洒地向天空吐出一串串烟圈象一条青色的锁链系住流云不只是我,在这山头眺望白天的牺牲一天天就这么过着今天怎么样结束,明日就会怎么样重生在暴风雨来临之前彩虹扭曲了天地之间的壁影我不会曲从仙女的诱惑攀登我宁愿守着自己的树上的苦果时间的虫子咬着它,不松囗我们就这样僵持不下,四目怒睁听见儿时的我与我争论我来到小溪边把我的黑发洗成斑白一头牛贪婪地想把河水饮干但在许多年以前,它已献身放牛的小女孩到那一天与一辆自行车成亲水还是一样的甜,却依然窒息了过路的鱼群举凡甜物最终都成苦涩的硬块不只是我,在这河边看着时光的倒影一天天就这么过着得到了多少炎夏,就会失去了多少青春那会儿我们一起赤身游泳一只老黑狗教我们戏水的技能回过头来忽然发现只剩我一人从这里可以看见我祖先的山我和祖先一同坐等这里的黄昏我把洗尽的衣衫挂在河边的棉杆上晾干一年年染的水分刺人的板栗球落在我肩上告诉我丰收是怎样的疼痛难忍我试图抓住那条明目张胆的鱼但是那树的影子绊住我的全身不只是我,在这里消磨鹅卵石的年轮一天天就这么过着白天盼着黑夜,夜晚想着天明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世界上有两种人。
一种人喜欢探索人生的意义。然而空洞的冥想会让人陷入无限递归沉思的循环里,所以他们利用一切时间来工作,让忙碌来避免自己的胡思乱想。
还有一种人喜欢无所事事,不需要不用心,不做麻烦事,只做最简单愚蠢的部分,一样也可以麻痹自己。

阿杰觉得自己像第二种人。比如现在,他就盯着她一直看。
说真的,她挺漂亮的,散发着亮光的毛发,区别于平时所见到的小眼睛。她的独特让阿杰愈发着迷,让自己忍不住伸出手去。
「吱吱,吱吱」。
阿杰的举动惊动了她,她猛的抬起头,看着阿杰,发起一阵惊呼,慌忙朝着桌子底下爬去了。
「小美人,别害怕么」。阿杰拱着身体,本能的竖起漂亮的尾巴,张开嘴巴,露出两颗尖尖的牙。
他的皮毛发出迷人的灰色亮光,只有尾巴上有着一圈一圈的黑色。
阿杰慢慢的抬起爪子,指尖锋芒的展露只是一瞬。
「吱—吱—」
灰黑色的小鼠带着恐惧,发出悲哀的叫声。
阿杰眯着眼睛笑了。他的碧色眸子发出深邃的光芒,抖动的胡须掩饰不了他的骄傲。
阿杰确实值得骄傲。
作为一只土猫,阿杰长得不算俊俏,所以他的主人对他也并不上心。所以吃不到高级猫粮的他练就了顶级的捕鼠本领。以前婆婆说过,阿杰的捕猎本领,是这条街上的土猫里最出色的。但那都是阿杰成年之前的事情了,现在的他也许是镇上捕鼠最强的猎人也未可知。

那灰黑色的小小美人还在悲鸣,仿佛求饶一般。可惜阿杰天生不懂得怜香惜玉,他的尖尖爪子扣进她的尾巴里,拖着她在地上不停滚动。
美味的猎物享用之前,总要虐玩一番才好,这是属于猫的神圣仪式。

灰色尤物的叫声越来越小了,她紧紧闭着双眼,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阿杰收起爪子慢慢放下她,已然准备好了享受这最后的美味。

「轰——」,一声低低的刹车声响起,阿杰不自觉的竖起耳朵。那是那个自称主人的小胖子回来的声音。
阿杰摇摇头,用口水擦了擦自己的胡须。然而,等他再低头时,那灰色美人已经不见了。

「好狡猾」阿杰心想着,嘴巴努了努。看来今晚的美味是要泡汤了。

就在那一瞬间,一抹亮丽的白色闪过,阿杰只觉得眼前一花,仿佛是自己的错觉。
再看过去,一个高傲的身形已然立在橱台上。

她的眼睛深不见底,暗暗闪耀着星光,如同最浩瀚的宇宙,饱满的白色毛发下隐隐看得出美丽的三角头颅,那是从头到尾璀璨的没有任何杂质的纯白。她的嘴巴里还衔着那小小可怜的灰色美人。
阿杰点点头,婆婆说过,阿杰认得,这是灵猫。

她看着阿杰,眸子里星光闪耀,轻轻一个跃身,从橱台一跃而下,飞到阿杰身边来。

「你捕食的方法有问题。」她说。
阿杰只是看着她,并不答话。
她对他的无礼并不在意,只是继续着她的话题「食物没入口之前,是不能放松的,甚至即便你破坏了它的腿」。她的爪子也是白色的,散发着淡蓝色的幽光。
「吱——」随着最后一声惨叫,那灰色美人终于魂归西天,了却了这一生的苦楚。
她剥开一半的尸体,朝着阿杰推了推,「吃吧。」
说罢,她也不等阿杰答话,只自顾自的咬着自己面前的那一半美味,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像是想到了什么,她又抬起头「我教你捕猎吧。」
「你怎么进来的。」阿杰声音带着大低沉,听不出情绪。问出了第一句话。

她抬起头来,表情仿佛极为惊讶,然而旋即浅浅一笑。那笑容错落有致,仿佛带着几层情绪,像一大片昙花层叠开放,又落了下去。
「甜儿。我叫甜儿」她说。

春天是最美的季节。
万物回春,百花开放。阿杰最喜欢这个时候的小镇。在小镇高速公路的尽头有一条小河,在傍晚,夜至未至的时候,清波与烈日交相辉映,小河会透出一抹红色。
「你来过这里吗?」阿杰问。
那名字如同蜜糖的白色灵猫轻轻摇摇头。「我从未来过这个小镇。」
「那你为什么要来这里。」阿杰有些疑惑。
「那你又为什么留在这里呢。」她笑着问。
阿杰有些愣住。随即又想通了。猫本来就是奇怪的动物,生来随性。每一只猫都有自己的理念与意义。

见他不说话,白猫挑起话题问到「教你的捕猎方法,有练习吗?」
「嗯。」阿杰低低的回应。「你喜欢这里的景色吗?」
「喜欢。」白猫点着头,看着远方说道。「可惜我总是来去匆匆,从未好好欣赏过这般景色。」
「你知道猫的秘密吗?」她回首看着他问。
阿杰点点头。
猫,有些属于同类的共性秘密,这是猫的祖先,千百年来总结出来的。
每一只猫的一生,都会从别的猫那里听来各种各样的秘密。有的猫知道的多,有的猫知道的少。如果一只猫从小有「教母」指导过,会继承教母知道的秘密。
「猫,是可以变成人的。」阿杰说。
这是猫类最重要的秘密之一,也几乎是所有猫的梦想。
「你看到那红色了吗?」阿杰指着远处那片河水,被金色阳光浸染过的波面说道。
「你喜欢吗?我把它取来送给你。」阿杰转头看着白猫,眼神有些低沉,然而声色还是一如往常的。
白猫盯着阿杰好一会,没有说话,然而旋即她又淡然一笑。她并不回答阿杰的问题,而是像是带着疑问,又带着回答的对阿杰说「你知道猫的第二个秘密吗?」
她停顿了一下,嘴角有些牵动「听说不同种类的猫,是不可以生活在一起的,不然会发生很可怕的灾难。」
她看着阿杰的反应,希望能从他的脸上读出什么,可是她并不能看出什么反应。于是她只好接着说下去。「我会找一只白色的灵猫,和他一起变成人。」
阿杰的嘴角牵动了一下,他的灰色毛发有些暗淡,没有平时那般好看。尾巴上的黑圈圈也显得不那么真切了。
最后他只是略带执拗的说「你不喜欢那红色吗。」他伸出爪子,指着远方。
白猫低下身子,慢慢的趴在草地上,她寻找了一个自己喜欢的姿势,把下巴压在自己的爪子上。她说「我喜欢这片红色。也许,我会找到一只白猫,和我一起欣赏这片红色。」
阿杰听了她的话有些呆呆的。良久,他也终究是放下尾巴,略带泄气的说「你怎么就知道和别的白猫一起也会喜欢这红色呢,也许那红色都变了,也许他都摘不来红色给你呢。」
白猫听了他的话,也一时不知如何回答。阿杰的疑问,又未必不是自己的疑问呢。
只是她思索良久,也终是说道「也许吧。只是猫的第二个秘密众所周知,虽然我也不是十分相信,但是也许真的会有对于猫的天罚呢。况且,即便猫的第二个传说是假的,作为灵族的白猫,若是被人瞧见了我与其他花色的猫在一起,其他的灵猫又会说出怎样的话来呢。我总是,要依靠他们的力量成人的啊。」
白猫的话让阿杰真正的沉默了。自己只是一只乡间土猫,从没想过也不了解其他种类猫的问题。他不知该如何回应甜儿。只是蜷缩着身体,把灰色的头颅深深的埋在头里。
日落西山,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河水波上的那抹红色终于渐渐地消失,最后完全不见了。

阿杰愈加勤奋的练习捕猎了。甜儿教给他的猎术,都已经被他融会贯通,顺手拈来了。阿杰甚至有时候会想,算上城里的猫,自己也会是个中高手了吧。
甜儿有时还会来小胖的家里,和阿杰说说话,指导他的猎术。只是仿佛是两只猫的默契,他们谁都没再提起那天河边的事情。阿杰也再没邀过甜儿到河边去。
其实从那天起,阿杰觉得自己讨厌极了那条小河,以及小河的那抹红色。可是有时候他又极度怀念那条小河。他的想法是极度矛盾而又复杂的。
比如此刻,甜儿已经整整五天没有来找过他了。他现在特别想去看看小河。
最后他还是走了出门,跳上了过往的旧卡车,朝着河边去了。

河边的景色阿杰是极度熟悉的。这里他曾经来过无数次。就连夕阳燃烧的样子他也是看惯了的。
他嗅着清新的空气,肺里面都是欢乐的气息。

直到他看到了那也熟悉透了的白色。
那是他很久以来最喜欢的白色。
如果不是旁边那一坨扎眼的黄色,他还会继续喜欢下去。
阿杰没有别的动作,他立刻回头,跳上了一辆刚刚从城里开过来的卡车。

已经三天了,阿杰没有再捕猎。胖子主人看到阿杰每天只是趴着,再也没有以前那么欢腾了。他感到十分的奇怪,又有些不安。想着自己毕竟是主人的身份,他咬咬牙,托了进城的亲戚捎回来一袋高级猫粮。他把从来没刷过的猫食盘推到了阿杰身边,又倒了一大杯牛奶。「吃吧。」他说。他放好东西,摸了摸阿杰的头,然后关门出去了。

阿杰眼皮抬也不抬一下,只是一味地趴着。
一阵短粗的猫爪触碰地板的低低声音传来,阿杰竖了竖耳朵。
甜儿满脸的泪痕。她带着悲鸣的喵声靠近阿杰。
「我成不了人了。」她说。
「是吗」阿杰问。
「我一生的梦想就是成人。再也实现不了啦。」
「成人,就那么重要吗」
「对!」甜儿带着些歇斯底里。
「哦,」阿杰说,「睡会吧。」
甜儿伏在阿杰的身边,睡着了。她的眉头有些紧锁,配着她的泪痕,十分惹人怜爱。
阿杰低头轻轻的舔了舔她的毛发。帮她清理干净眼角那一滴滴脏痕。
做完这一切,阿杰只是静静地看着睡去的白猫。
他的眸子里有一刻深情,然而转瞬即逝。
如同暴风雨般的粗暴,他狠狠地咬住了白猫的脖子。

伴随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小胖子轻开门,探头探脑的进来了。
「小宝贝,你吃饭了吗。」
没能等到灰猫的回应,小胖子不禁尖叫了起来。
眼前发生的一切,让他不敢相信。

一个赤裸的少女,躺在地板上。本应该出现在屋子里的灰猫却不见了。
然而胖子现在无心想灰猫的事情,他赶紧走到少女面前,随手扯了一块桌布围住了她,然后轻轻的摇晃她的身体。
少女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清晨的阳光刺痛了她的眼睛。
「你是谁,你还好吗?」小胖子问。
少女也许是太疲惫了,发不出任何声音,只是喉咙里咕噜咕噜的响。
小胖子叹了口气,这样也不是办法。
他简单的包裹了少女,然后叫了邻居家的大婶,一同把少女送到城里的医院去了。
没有人注意到,少女的脖颈上有一颗朱砂痣,鲜艳如血。

河边的时光很悠闲,一只肥嘟嘟的灰猫安静的趴在河边。看着一辆旧卡车一骑绝尘朝着城里去了。他慢慢的回过头,一切都和自己无关。
中午的河水还没有那一抹红色。然而对灰猫来说,这抹红色才是对自己从今往后最为重要的事了吧。
从来没有什么发生,也没有什么改变。

婆婆说,猫有第三个秘密:猫的一辈子有一个机会,把自己成人的机会换给别人。

「小宝贝,别走。」
一束色眯眯的目光射过来,灰色的肥猫正盯着一只瑟瑟发抖的老鼠。

一抹青色一闪而过。

一只高傲的蓝猫站在柜子上宣布主权,「这只老鼠是我的。」
灰猫看着这个不速之客,那青色的蓝猫皮毛鲜亮,十分美丽。

他的喉咙动了动,咪起了眼睛。

本文由澳门十大网上博网址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猫的第七个神秘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