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自卑

2019-10-05 作者:情感专区   |   浏览(82)

若我病入膏盲 你要知 唯有它 能召魂我 若我久不出洞 你要知 唯有它 能绑架我 若我被它撕了票 你要知 也唯有它 能祭奠我 是的 它是解药 它是鸠酒 它是纸钱 它是 诗 是的 没错 将了它 将了这世间至清之物 来到安息处 取一把落叶 题上她在憔悴损里 对这个世界偿还的诗债 然后烧掉 让火焰里舞动的文字说 有个女子 没有辜负 世界的爱 然后 让那火焰 洞彻另一个世界的秘诀 无论升入仙班还是堕入魔界 她只要知 在那里 诗怎么唱 词怎么写

图片 1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长期的原地踏步,似等待着什么却又知道谁也没等。人前欢笑人后落寞,自卑与骄傲并存。

有种感觉,就像奈保尔在《华兹华斯》里说的:所有事情就都能让你哭出来。

所有的歌在说你的心事,所有的风都在为你哀怜。

有些人是活在云端的人,而另一些在追逐着那远处的云。

我们对自己说生活不仅仅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可是诗在哪,远方什么时候得去,无从而知。

就此缄默下去的梦想一茬接着一茬,眼里的激动,起伏,颠沛流离,一阵接过一阵。

这日子生命在继续,悲欢在继续。无从逃脱。

悲观不是我心头好,所以选择给自己一段时间游离,一段时间进发。

一年两年,抑或是三年四年。

很久很久的黄昏,我期待着,我一个人行走在这广袤的天地下,心中没有惊恐,卑怯。

我期待着自己可以安然的接受自己,各种好与不好,然后对自己说,你已努力,无愧于心。

兵荒马乱,地动山摇,抑或如洪水滔滔,火星蔓延,或许沉默燃烧着的火焰已经持续太久太久,久到我不知该怎么说,该如何形容。

彻骨寒冰经历过,行尸走肉成为过,不声不响,丧失知觉,泪无心而流,嗯,我都懂它们的滋味。

周冲说世界上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

我不知道,我走的这些到底算不算。我仍然彷徨,自卑,自惭形秽。

但是我一直在走,期待有一天我能接受这不完美的自己,也期待你们能看到我的好。

本文由澳门十大网上博网址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不再自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