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体贴多金

2020-02-01 作者:情感专区   |   浏览(86)

她原本有一个体贴多金的丈夫,一个富足幸福的家庭。然而,她却亲手摧毁了这一切。     (文/亚歌)星巴克咖啡厅里,我见到了这个叫媚儿的少妇,这真是一个尤物:海藻般的长发,光洁如玉的肌肤,精致的妆容,紧身短裙裹着浑圆的翘臀,一对温润的酥胸在白色衬衣下若隐若现、呼之欲出。更夸张的是,媚儿的一双大眼睛,仿佛时刻含着一汪水。真是我见尤怜。这种女人,不要说男人见了难免想入非非,就连女人,都会为之倾倒。  不过此时,媚儿的眼睛里真的是装满了水——泪水,悔恨的泪水!她原本有一个体贴多金的丈夫,一个富足幸福的家庭。然而,她却亲手摧毁了这一切。  这个地方,我今生不会再回来!  我叫媚儿,没错,妩媚的媚,狐媚的媚。我似乎天生就有勾引男人的本领。上大学时,只要是面对男生,我就会常常仰着一张无辜的脸,眨巴着大眼睛,一副懵懂无知的样子,男生们多半会因此想要保护我甚至喜欢我。我知道,自己是个美人,而男人,又特别喜欢单纯无助的美人。但是,如果是面对女生,我多半是冷冷的,很少去理会这些叽叽喳喳有事没事喜欢凑一堆的丫头片子们。没错,这才是真正的我:外表天真无邪,内心阴暗冰冷。你可能觉得我很可怕,可是,如果你了解我的身世,你一定能理解我为何变成这样子。  小时候我曾经有一个幸福的家,当海员的父亲,是我心目中的英雄。每次他出海回来,都会给我带很多新奇的礼物:装着海的声音的贝壳,美丽的珊瑚珠……父亲每次回来,我就会成为村里小伙伴们围绕和羡慕的焦点。而美丽温柔的母亲,则一脸幸福地地看着父亲把我举得高高的逗我大笑。那时候,我觉得我是最幸福的小公主。  然而,在我七岁那年,父亲出海遭遇飓风葬身大海,幸福戛然而止,苦难从此如影随形。半年后,悲伤过度的母亲瘫痪了。从此,我和母亲靠亲友接济为生。  每当要开学时,我总是一家一家敲开亲友们的门借钱筹学费。而彼时他们脸上嫌弃的表情总如刀子般剜着我稚嫩的心灵。而当旁边有其他人时,他们多半会换上一副慈爱的嘴脸,摸着我的小脑袋瓜,用一种悲天悯人的腔调叹道:哎哟哟,我可怜的小人儿。我想,世间的人,大抵都是虚伪的吧。这个世界待我,如此薄凉!凭什么我就要过得这么凄惨!凭什么我就得一直低声下气到处求人!我不甘心!小小的我心里暗自发誓:总有一天,我要过上有钱人的生活,远离这个贫穷肮脏的生活圈,远离这些伪善的人们。  渐渐地,我长大了。感谢魁梧的父亲、美丽的母亲把优良的基因传给了我,让我生得如此妖娆动人。  然而,我的美貌也给我带来了灾难,村里的那些臭男人们,只要我身边没人,就会趁机凑到我身边来摸一把。而当有人过来时,他们又道貌岸然地走开。刚开始,我大声呼救,没想到,村里的泼妇们却把“狐狸精”的屎盆子扣在我头上。见到我就吐口水,骂我“狐媚子”“不要脸”。孤苦无依的我,慢慢地习惯了男人们的揩油,并学会了用最恶毒的语言还击泼妇的谩骂:“死肥猪,你看你那猪样,你男人当然不喜欢你啦!”“矮冬瓜,你也不照照镜子,丑成那鬼样!”……几次三番后,全村的泼妇们竟然都被我击退了,个个见了我就像见了鬼一样绕道而走。  阿财跟村里其他男人一样,也被我的美貌迷住了。阿财是村里首富的儿子,一天到晚游手好闲不说,特别喜欢色迷迷地盯着我看,以至于每次看到他,我心里就犯恶心。但是我知道,阿财能给我什么。大学录取通知书下来了,我的学费尚未有着落。那些亲戚,早已借不来钱,指望不上了。能否上大学,只能靠我自己。  一个夏日的午后,村后的小树林里。阿财把我压在身下,用颤抖的双手扒开我的衣服,嘴巴如饥似渴地衔住了我胸前的蓓蕾。随着一阵撕心的疼痛,我神圣的堡垒在这个粗鄙村夫的猛烈攻击下,轰然倒塌……  那个夏天过后,我如愿来到大学里报道。离开村子那天,我心里没有丝毫眷念。我发誓,这个地方,我今生不会再回来! 版权作品,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分享: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在我很小的时候,母亲便跟人跑了,所以我对母亲的印象是模糊的,基本上什么也记不得了。
  从大人们偶尔的谈话中得知,父母当初的婚姻是包办的。母亲是一个爱浪漫幻想的女人,而父亲的性格老实木讷,不善言谈,也不善搞人际关系,只知道老老实实地干活,所赚的工资可够度日,但却不能满足母亲奢侈的幻想。
  母亲跟人跑了后,父亲也曾抱着当时尚在年幼的我去姥姥家找过,可姥爷姥姥除了长吁短叹外,回答也是一无所知。
澳门正规线上平台,  找了几回,父亲也便不再找了。怕我受委屈,便一个人辛辛苦苦把我拉扯大,一直到我上大学,工作,结婚,生孩子,他退休后就帮我在家看孩子做饭。父亲这辈子真心不容易,即当爹又当妈,所以我在心里发誓他的下半生我要好好孝敬他,让他尽享天伦之乐。
  可有一天下班后,回到家看见父亲瘫坐在沙发上,面色凝重地像是在思索什么,茶几上还放着一些礼物,我问父亲怎么了,父亲看了看我,长叹一声:“你母亲回来了,她想要见见你。”
  从父亲的口中得知,二十多年没见的母亲从外面回来了。她自从跟那个男人跑了之后,为了追求自己所谓的幸福浪漫的生活,就没再要孩子,因为觉得孩子是生活的累赘。跟她一起跑的男人去逝后,给她留下一大笔遗产,足够她以后富足地生活。可是近年来岁数大了以后,越发觉得孤单凄凉,于是便想起了我,说要给我补偿,让我获得曾经失去的母爱。
  谁稀罕她的母爱,我曾经需要她的时候她在哪里?现在自己不好受了又回来找我,天底下哪有这样做母亲的?更何况即然想见我,为什么不等我回来,还让我去拜访她?以为手里有几个臭钱,别人就应该讨好她吗?
  老实巴交一辈子的父亲劝我还是见见她吧,毕竟她是我的母亲,别给自己留下遗憾。
  拗不过父亲,我只好去姥姥家。到姥姥家,姥姥告诉我母亲正在睡觉,她去喊她,但被我制止住了。
  我到卧室,轻轻打开门,轻手轻脚进了屋。她躺在床上,岁月并未在她的脸上留下过多的痕迹,只是眼角有几道鱼尾纹而已,这和父亲苍老的模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此刻我的内心,却是五味杂陈。对于她的离开,这么多年抛弃我们的做法,我是恨的,恨她没有做到尽一个母亲的职责。可她作为一个女人,何尝又没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力呢?难道要被包办婚姻束缚一辈子吗?
  见旁边的桌子上有纸和笔,我给她留了一张字条后离开了,字条上写着:“妈妈,我来看过你了,见你休息便没有打搅。希望你的出现,不要打搅到我和父亲平静和幸福的生活。”

本文由澳门十大网上博网址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老公体贴多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