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中这3种病态婚姻很难长久_深港在线

2020-03-16 作者:情感专区   |   浏览(173)

婚姻是由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组成。这两个人组成的婚姻非一般意义上的1 1=2。大多数婚姻的不幸,并不像人们说的婚姻这东西太复杂了,而是婚姻里的人太复杂。   婚姻是由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组成。这两个人组成的婚姻非一般意义上的1 1=2。大多数婚姻的不幸,并不像人们说的婚姻这东西太复杂了,而是婚姻里的人太复杂。人的复杂,又主要复杂在人的性格结构。心理学把配偶类型分为成熟型和病理型,所谓病理型配偶类型,是指婚姻中的角色具有人格缺陷的配偶类型。众多充满矛盾痛苦的婚姻,实际上就是那些病理性配偶类型的婚姻,我们常见到的有这样三种配对:  1、幼稚型配对:两滴水的关系  把配偶类型用“两滴水”来形容,不是说他们的感情柔情似水或是富有包容性,而是指他们婚姻关系的性质,是一种完全重叠、高度融合、1 1=0的共生关系。配偶的神经症个性,多半是两个依赖性人格,或者一个是依赖性人格,另一个是自恋性人格。  他们的婚姻生活从表面上看,彼此相互依恋、关心对方、照顾对方,谁也离不开谁。从内心深处,他们的情感感受是一种类似于母亲与婴儿之间的共生状态。配偶似乎在补偿婴幼儿时的情感饥渴,或是在重复婴儿时对母亲的依恋。如果配偶分开,他们内心会产生极度的空虚、无助和不安。就像婴儿离开母亲时经历的一种分离焦虑。  一般情况下,恋爱和婚姻初期,配偶都会经历一个甜蜜共生阶段。不过,人需要成长,婚姻需要发展,不可能总是停留在共生阶段。正常的婚姻度过了“共生”期,应该向彼此尊重个性的“个体化”期发展。但是对于有神经性人格障碍的配偶,他们是按理想自我去操纵他们的婚姻关系的。因此,婚姻不久,他们会逐渐发觉配偶不再像过去那样给我甜蜜幸福。当受骗的感觉应运而生时,失望会转为愤怒,便开始用冷战、嫉妒、跟踪、拒斥等方式向对方攻击。例如,用讨好的方式让对方服从自己的意思;用失落、受伤害的样子来激起对方的负疚感;以采取怒气与指控来迫使对方就犯;也可装出看破红尘、无所事事的样子来削弱对方的控制欲等等。这样的幼稚型配对,注定会从幻想的依恋共生,走向痛苦的敌对依附或分裂。  对幼稚型配偶的治疗:认识自己,建立关系中的心理边界,允许伴侣成长为他(她)自己。 上一页12下一页 分享:

        教育的背景,经历的有所不同,每个人存在的意义都也各不相同。或为亲情,爱情,或为自己,活着只要不连累亲人,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很有意义。当然并非所有的人都如此,这需要莫大的勇气与信念。努力提升自我价值!偶遇挫折时也要保持那个内心的自己?

          十几岁是一个人刚刚才明白什么叫喜欢什么叫爱的时候。是一个人最阳光的时候,是一个人对爱情最真诚.执着的时候。不明白什么叫门当户对、不去想什么潜力股也不会觉得面包比玫瑰更浪漫。什么是【 爱 】简易的升华后让人有点模糊了自我!很多人会视初恋为一生最美的回忆……无外乎几个理由 /........

          爱是什么:好感与欣赏的代名词、一穷二白懵懂少年们的视觉冲击、过分的不切实际注定了不得善终……

      生活还在继续、擦肩而过的后逆风飞扬!

      婚姻的本质本身就是一种利益的交换,即男女双方以各自所拥有的利益来与对方所拥有的利益做交换。交换内容包括彼此的个人(素质、容貌、才能、情趣爱好等),以及彼此所拥有的物质利益(金钱、实物等)、还包括双方拥有的精神利益(权力、地位、名声等等)。尽管许多时候人们出于虚荣等心理把自己的结婚原因说成是为了纯粹的爱情,但难以掩盖婚姻是一种特殊的利益交换的实质,这一实质会通过人们的相关活动(其中主要是择偶活动)体现出来。为了进一步理解婚姻的本质,可以来比较一下婚姻这种特殊的利益交换与普通的商品交换的异同。

澳门正规线上平台,我们在商品交换中,交换双方谁也不愿在交换中吃亏,这就决定了彼此只能进行对等交换,即自己付出的利益与自己交换得到的利益价值相当。婚姻这种特殊的利益交换也同样要求对等交换,即要求对方所拥有的利益的价值总量与自己所拥有的利益的价值总量相当。在不受强制的状态下,当男女双方中任何一方认为自己在交换中吃亏太大,即自己的付出远远大于自己的所得时,就不会愿意“交换”——也就是不能达成婚姻。在直接的商品交换(物物交换中)交换双方的商品只有能满足对方的实际需要,他们才能最终达成交换协议。如果其中一方的商品不符合对方需要,即使双方商品的价值非常接近,也还是不能达成交换协议。婚姻这种特殊的利益交换与物物交换特别相似,也同样要求男女双方能够较好地满足对方的需要。如果其中一方认为对方身上不具备自己所重视的某些利益,就不会接受“交换”——也就是不能达成婚姻。在普通的商品交换中,主体要根据自己所拥有的商品的价值(或金钱数量),来选定交换的对象。要剔除那些价值远远低于主体所拥有的商品价值的交换对象;还要避开那些价值远远高于主体自身所拥有的商品的价值的交换对象;最后选定具有与主体自身商品价值相当的商品,然后从中选择最符合自己需要的。在婚姻这种特殊的利益交换中,主体同样要根据自身的价值,来选定合适的“交换对象”。要剔除那些远远低于主体自身价值的交换对象;还要避开那些价值远远高于主体自身价值的交换对象;最后主体在与自身价值相当的对象里,选择最符合自己需要的一个。为了避免交换来的商品价值远远低于主体付出的商品的价值,或者交换来的产品不符合主体的实际需要,不管普通的商品交换,还是婚姻这种特殊利益交换,交易双方事先都要进行精心的考察,对可供选择的交易对象加以细致的比较分析,最后才能做出决定。因为婚姻是一次性地交换彼此拥有的所有利益,不能分期分批进行,所以要找到合适的交换对象并最终达成交易,难度就格外大。在普通的商品交换中,交易双方对自己产品的价值和对方产品的价值都了解得很清楚。但是在要达成婚姻这种特殊交易的时候,彼此对自己的价值,对对方的价值,都很难有一个精确的认识。普通商品交换之后,双方各自失去原来拥有的利益,而得到新的利益,非常直观明了。跟普通的商品交换不同的是,这种交换显得比较隐蔽。而两个人达成婚姻这种特殊交易,外人甚至当事者本人都很难清楚各自付出了什么又得到了什么。这或许就是婚姻的魅力所在吧!

人们选择配偶时所考虑的条件基本可以分为三个方面:

一是对方的个人素质:主要包括年龄、身高、容貌、健康、能力、思想品德、生活情趣、价值取向等;

二是对方的社会条件:主要包括对方的社会地位、家庭背景、学历水平、职业状况等;

三是对方的物质条件:主要包括对方现有的财产状况(例如房子、票子、车子等)和收入状况等……细致分析,不难看出:人们择偶时候考虑的这种种条件其实是能满足人们不同方面需要的利益,有的是能满足人的生理需要的利益,有的则是能满足人的心理需要的利益。例如,考虑对方的年龄、身高、容貌、健康,以及对方的现有财产数量、和收入水平,其实是在看对方是否拥有能满足自身的生理需要的一些利益。而考虑对方的思想品德、生活情趣、价值取向等方面,其实是在看对方是否拥有能满足自身的心理需要的一些

          随着年纪的增长人们的交换也越来越写实、女人不会因为你善良对你迈开双腿、男人也不会因为你是处女对你另眼相看、三四十岁的大龄剩女依然剩着、二十出头的叛逆少妇改嫁了一波又一波 男人也是一样、值得深思!

          还记得六年前我爸爸的一个女性朋友、她长的很漂亮三十多岁很有风韵。男人们都很喜欢她 、时间长了日益膨胀的自信使她不满于现状。与丈夫离了婚、作为母亲本能的带走了儿子、当儿子成为她迈进富贵之门的荆棘时又毫不犹豫的给儿子还给了前夫!如她所愿那个男人真的回家闹离婚、对于一起共同努力得来的家业谁会甘心让了别人去 、大得大失面前谁又能理智几分 。毫无防备终敌得过蓄谋以久……对于一个全身心投入家庭的中年妇人来说丈夫孩子就是生活的一切了吧 、纷争之下更是不甘。利益的趋势下孩子跟了父亲、恍如梦境一般的不真实。愤然点火自焚于宅内 、事情就这么极端的恶化了,娘家人与子女的愤恨下这个男人选择了分手 算是给一个交代吧……又或许过分的自私会让自己不得善终。过了半年这个男人又得一新欢 愿得一子 果然好事成双女子怀孕了 不久就要迎接新生命了很是开心 .............. 生产当天因女子难产死在了产房 、而且生的还是个女孩大家纷纷议论是死去的妻子过来索命什么的很是恐怖  。品德的缺失使人恶意曲化事实 。谁也不敢嫁给她他、毕竟命比钱重要……男子很是难过 .。或许是【前妻的自焚、房子损毁带来的高额票票、情人的离别、新欢的离世 、】又或许是因为【女儿的愤恨、小天使的降临 所带来的高额抚养问题、年过半百的孤单寂寞、妻离子散无所依托 】。爸爸的朋友叫晨素现在的她依然单身前夫已经再婚儿子也不在认她 !或许多年以后她会明白。

        婚姻就是找个最愿意的人,搭伙过日子。然后,你怎么过,怎么活?就是你们的事了。人与人的相互依存本身就是利益交换。婚姻是物质和情感的交换与共享。我们贸易只是物质交换,我们交朋友一起嗨是情感交换,但一切消费都会建立在物质基础上。所以婚姻是经济利益的交换和情感互动的一种链接。利益是婚姻发生过程必然发生的,所以准确的说,利益交换是婚姻发生过程中的必然部分,但婚姻不等于利益  ?

      本质上99%的婚姻就是交换吧。不单是钱的问题,郎才女貌也是种交换。男的看中女的外貌和身材,女的看中男的才华和发展潜力。除非——那种纯粹抛开外貌和才华、能力。互相只在乎对方的个性、爱好、生活习惯是否与自己相投,其他什么都不在乎,那种才是更纯粹的。嗯、真的很纯粹丫说白了不就是约炮吗?是个女人就行!纯粹而又不挑剔的肉欲。送你个大妈行不行……

      婚姻是由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组成。这两个人组成的婚姻非一般意义上的1+1=2。大多数婚姻的不幸,并不像人们说的婚姻这东西太复杂了,而是婚姻里的人太复杂。人的复杂,又主要复杂在人的性格结构。心理学把配偶类型分为成熟型和病理型,所谓病理型配偶类型,是指婚姻中的角色具有人格缺陷的配偶类型。众多充满矛盾痛苦的婚姻,实际上就是那些病理性配偶类型的婚姻,我们常见到的有这样三种配对:3种“病理性配偶”如何相处(图片来源:华盖创意)

1、幼稚型配对:两滴水的关系

把配偶类型用“两滴水”来形容,不是说他们的感情柔情似水或是富有包容性,而是指他们婚姻关系的性质,是一种完全重叠、高度融合、1+1=0的共生关系。配偶的神经症个性,多半是两个依赖性人格,或者一个是依赖性人格,另一个是自恋性人格。

他们的婚姻生活从表面上看,彼此相互依恋、关心对方、照顾对方,谁也离不开谁。从内心深处,他们的情感感受是一种类似于母亲与婴儿之间的共生状态。配偶似乎在补偿婴幼儿时的情感饥渴,或是在重复婴儿时对母亲的依恋。如果配偶分开,他们内心会产生极度的空虚、无助和不安。就像婴儿离开母亲时经历的一种分离焦虑。  一般情况下,恋爱和婚姻初期,配偶都会经历一个甜蜜共生阶段。不过,人需要成长,婚姻需要发展,不可能总是停留在共生阶段。正常的婚姻度过了“共生”期,应该向彼此尊重个性的“个体化”期发展。但是对于有神经性人格障碍的配偶,他们是按理想自我去操纵他们的婚姻关系的。因此,婚姻不久,他们会逐渐发觉配偶不再像过去那样给我甜蜜幸福。当受骗的感觉应运而生时,失望会转为愤怒,便开始用冷战、嫉妒、跟踪、拒斥等方式向对方攻击。例如,用讨好的方式让对方服从自己的意思;用失落、受伤害的样子来激起对方的负疚感;以采取怒气与指控来迫使对方就犯;也可装出看破红尘、无所事事的样子来削弱对方的控制欲等等。这样的幼稚型配对,注定会从幻想的依恋共生,走向痛苦的敌对依附或分裂。对幼稚型配偶的治疗:认识自己,建立关系中的心理边界,允许伴侣成长为他(她)自己。

2、冲突型配对:两只刺猬的关系

两个“刺猬”的配偶,是可爱又可恨的一对。他们的婚姻戏剧性地演绎着“两个人抱在一起好疼,分开后又好痛”的闹剧。冲突型配偶,可以是多种类型的神经症个性的人。比如,是敏感性(也叫缺乏自信性)人格与敏感性人格,或是癔症人格与偏执性人格,或是强迫性人格与操控性人格等男女的配对。这样一些婚姻的结构是1+1=-2,两个人既离不得也见得,“交战”结果是两败俱伤。用两个刺猬来形容配偶,不仅是指他们表面上的爱吵闹、爱打架,还指他们交往互动的背后具有很强的防御心理。看上去他们是很有个性的人,常显示出雄心、率真、张扬、或是执着、强悍。其实,他们是最容易受伤害的一类。在他们另类的脾气下,掩藏有一颗孤傲而脆弱的心。比如敏感性人格障碍的人,因为幼时导致的内心不安全而严重缺乏自信,形成的主导情绪是多愁善感。这种人进入婚姻后,会强烈地依恋配偶一方的感情,配偶稍有分开,就会有寂寞、被抛弃感。因此,他们最害怕的是离异。此类性格的人,常有情感淤积储留、缺乏情感传导能力,加之他们经常表现出敏感多疑、“忍气吞声”又难以倾吐,极易误会对方的言行而产生不信任感,有时又会出现强烈的情感爆发。因此有人说,敏感性人格具有衰弱的结构和强硬的“刺”。其实,前面提到的几种神经症性人格,都有这种特点。他们婚姻生活的模式通常是:一个钉子一个板,针尖对麦芒。为了捍卫各自正确的价值观和纯洁的尊严,他们决不会向对方低下高贵的头颅;为了保护各自那颗柔弱的心灵,只要来自对方哪怕是无意的拒绝或忽视,他们会敏锐地竖起身上强硬的“刺”以防卫自己受伤害。每当冲突时刻,各自的敌意便会浮现,隐约地或公然地向对方发起进攻,谁也不会输给谁,这个世界谁也不怕谁。他们的交流与互动始终在彼此误解、错觉中进行。他们的发展方向,要么是维持一种虽不稳定但还算满意的婚姻:会习惯闲暇作战,尽管伤痕累累,但他们意识到婚姻的重要性远远超过口角之战的敌意与失望。要么是陷入一种既不稳定又不满意的婚姻:双方疲惫于他们的口角之战,深感不幸,但他们又不愿或不能予以改变。由于他们的性格缺陷和神经症心理需求,决定了他们必须将敌意外泄,这是他们排除因焦虑和挫折而造成的痛苦的一种方法。敌意外泄对他们来说,只有在婚姻关系里才是最安全的。他们在其互相敌对之中得到某种程度的舒畅感,因为这种处境使双方都能把自己不快乐的责任移置于对方身上。有时,正是因为这样的好处而相互接近。但这种相互敌视,使双方的注意力集中在己身之外,从而无需求自己改变。此类婚姻最暗淡的前途是:无奈在受苦的关系里。两人都潜意识地明白对方,很擅长地用表明挫折的加班、酗酒、害病、性冷淡等非语言方式来表达对婚姻的不满。但他们不会再去揭穿,而保持着关系的不痛不痒,斗争陷入持久冷战。剩下的只有他们对孩子的感情是相同的。不过,这会缔造新一代神经症个性的人,甚至会“培育”出一个典型的神经症患者。刺猬关系的配偶,改善婚姻的最重要的原则是:协商距离。只要他们明白了其差异并不像黑和白那样分明,一切妥协都是可能的。

3、虐待型配对:周瑜与黄盖的关系

婚姻现实中,有不少是充满身体或精神虐待的婚姻。这里用周瑜与黄盖来比喻配偶关系,只是想取意“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本身。因为历史上,周瑜与黄盖愿打愿挨的故事,他们是有目的、有意识的共谋行为,而夫妻俩的愿打愿挨,他们是有深层动机的潜意识行为。虐待型配偶,多属于依赖性人格与自负报复性人格,或是操控性人格与抑郁性人格等类型的人的结合。或者说,他们是有着施虐与受虐人格基础的人。他们的婚姻关系,有时是1+1=0,有时是1+1=-2,结构形态是一种互补、搭档、依附共生的配对。在婚姻里,施虐与受虐的表现形式是显而易见的。不管配偶之间是身体上的暴力虐待,还是精神上的冷虐待,抑或是性生活上的虐待狂,只要他们的关系不因虐待(或暴力)而解散,他们的施虐与受虐就会成为相互依存的共生关系。施虐者是外显的虐待狂,受虐者也是虐待狂,只不过是内向的以受虐而达到操控施虐者。虐待型的配对,是一种共生结合的被动形式跟主动形式,二者在结合中均丧失了自我。共生的被动形式为属从,角色是受虐狂。受虐狂之所以能承受虐待,是他个性结构中的衰弱和心理上的无能感所致。只要有关系存在,他就无须做出决断、无须担当风险,他只能依附而生。如果通过受虐而牵制了对方,那么他起码实现了免除分离焦虑(原始的不安全感)的愿望;如果通过受虐而获得了对方的关爱,那便是受虐者最大的收获和被爱的满足。共生的主动形式是支配,角色是施虐狂。施虐狂的内心也是极其脆弱而空虚的,但他早已立下了“要拥有不可侵犯的优越地位”的雄心。因此他必须强制他人成为自己的一部分。他通过施虐把对象纳入自身内而扩张自己;通过发号施令、无情盘剥、侮辱伤害而使受虐者惟命是从,以此来消除孤独、获得内心强大的感觉。施虐狂与受虐狂之间,虽有不少差异,但心理状态有共性:存在强烈的依赖性,都必须依附对象。“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正反映出他们心底深处各有所需、各有所欲。如果是在性关系上的施虐狂与受虐狂,他们可算得上是“痛并快乐着”的配对。以上三种病理型配偶,说明了人的性格类型对婚姻关系所构成的致病作用。但如果在冲突中的夫妻,愿意为解决冲突而停战、愿意为改善关系而达成婚姻盟约,那么,影响婚姻的神经症个性,就可望在协商的关系里,获得修整与改变。

          什么是善良........或许是年少懵懂时吧。

本文由澳门十大网上博网址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婚姻中这3种病态婚姻很难长久_深港在线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