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雅人,思恋为什么人断

2019-08-01 作者:情感专区   |   浏览(72)

你眼带浅浅的笑意,帘半卷,风乱了青丝。你一针一线的为他缝衣,过客颠沛流离,纵有骚人墨客的诗情画意,又怎能过抵得过岁月的刀刃,用深情密密织网,青春的清风轻抚过沧桑的戎装,前世谁在三生石上刻下缘字,而如今,路过红尘,却再也寻不到。

当寂寞染上了伤感的底色,夜色怎能耐得住寂寞? 你的错,还是我的错,暗了月色,秋风有点萧瑟,怎能不惹人落泪。—题记

一蓑烟雨任平生,一匹瘦马走天涯,一生浪迹年华老,一星流落万事空。空山静,笔下的风月初落,几番清梦破碎,一首绝笔化开了结局,手捻古筝,一曲潺潺流出,落花饮清露,人如沐春风,情愫飞扬,人逍遥,琼楼玉宇,顷刻洇灭,禅定我寂寥,饮尽沧桑后叹青春易逝。欢聚宴饮,低唱浅吟,推杯换盏,舞影凌乱。一滴琼汁玉液入口,氤氲的香气化开,春怨秋愁都将隐隐退去。落英缤纷,度日随缘,迷离繁华,始终不过一场梦。

点绛唇,欲说不休,情语华章,又是一个人素写人间情愁。醉红尘,几片灯火,怎奈落花堪摘,摇开折扇,一卷幽帘,牵挂红尘爱情。

眼色怅然,心事重重,鬓染风霜,宿命难逃。遇见了心上人后,转身错过。过客半生漂泊,骚人一生流浪,墨客执笔沉吟,我独叹流光梦影。

繁华落幕,谁能给我一曲天荒地老,携手天涯?指染浮华,谁又能给我下一世倾城绝恋?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情绪都是那么的低落。夜雨溅湿了我的脸庞,瞳孔看透了这雨夜。心负着一世的悲怨,我要用流年里的沙漏为我栽培一支永不败的情花。突然发现,青春不在有,倘若遇上喜欢的,就要主动出击。不要在停留在那荒凉的土地中始终细数着悲伤。

宣纸上的草书如龙飞凤舞,花笺上的正楷亭亭玉立,红颜轻柔浅笑,才子醉情痴缠。岁月如画,万水千山阻止不了情愫的炽烈缠绵,谁又随波逐流,深陷情的泥潭。在往日的沧桑里寻找寥落的背影,那是颠沛流离的骚人墨客,还是轻吟梨花雨凉的侠客,思念断肠,席地而坐,饮一壶老酒,对过往的惦念渗透进了酒中,泪酒入肠,孤身又何妨,风敲窗,寂寞凝结成霜。红尘的枷锁束缚了谁?烟雨迷蒙,繁华流过,一切皆为过眼云烟,星移物换,物是人非,天涯倦客惊起了夜的岑寂。

入红尘,只因为前世的烟雨性情;语红尘,只因为爱尽烟雨的空洞;叹红尘,只因为看清了烟雨后的凄凉;爱红尘,只因为不能飘渺如烟雨。盼红尘,却盼不到你想要的;等红尘,却等到你不想要的;恨红尘,只因有理不完的爱与恨;奈红尘,只因烟雨红尘,点点让人滴泪。

落叶三秋,江湖浪迹,恋人间烟火,刀剑如梦,人如浮萍流离,风餐露宿,今生宿命缠身。

漫漫年华,你说,你在人海中只寻一花;匆匆时光,我说,我在红尘中等待一个人;岁月无痕,原来,你也在这里,我也在这里。却不曾真正的见面、不曾真正的相拥。那一世的长情,谱写了一首《长相思》,冷了多少凄凉,叹了多少青丝,最后化成烟雨,风吹雾散。这一世相遇,谱写了一首《想起》,我却只是你的过客,在偶然间想起,又忘记,就那样重复着一季的情节,最后,人散,留下的只是被风吹过的沙粒,慢慢的随风而去。

月下斟酒,酒后潇洒,亦仙非仙。缘字诀,回忆倒流了岁月。西风里,我转身,回味你的笑,舞文弄墨,沉默在宣纸上慢慢晕开……

岁月沉积着忧伤,月亮的残缺,曾经的人,曾经的事,在渺渺思恋中已渐渐变老。百年过往,一纪又一纪,似乎只留下了一声叹息,一句珍重!一句再见!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一场雨,一朵彼岸,一团雾,终究流年于指尖散落;一影一楼,一悲一切,一场风花雪月,浅吟低唱成悲歌一曲。

千年一轮回,陌上红尘迷醉了双眼。穿越时空隧道,浪迹前世的逐波,不慎迷失在旅途中再次回到梦中,那一空的桃花纷飞,青丝拂柳,浅笑了谁的半面妆容?抚一曲千年的瑶琴,沉醉了谁的芳心?迷茫中惊琼的那一撇,沦陷了谁的眼眸?又湿润了谁的眼眶?

一花一世界,一念一尘缘,落花有意染浓妆,痴语无人谁愿听?往事如烟,谁的寂寞动了谁的情欲?谁的年华醉梦红尘?谁沧桑的等待辜负给了谁的真心?

一痕山水,一个转身,山水苍茫,水寂寥。无声的叹息,无声的寂寞,无声的沉默点燃了谁的香烟?

走了太多的路,看过太多的景,我终究是明白了,一切的一切皆是命中注定。池中的水,终究会夏涨冬枯,最后被风吹干,就像我们的爱情,来过也走过,终究是两个结局,欢笑或是眼泪。然而,时过境迁后,早已无事人非,徒留的还是断壁残垣的悲伤,有谁?会在旧日的青苔瓦屋中怀恋过去始终放不下?

彼岸繁华,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浮华沧桑,历经太多的伤。哭泣、自虐、终究躲不过悲凉。碟恋玫瑰,迁移一季,守望一生,对影两相弃,爱不为情生,璀璨泪雨下,流年,惋惜,终究太多的痛,繁华、落寞,终究是逃不过惆怅!

弹指烟灰,笑看红尘,消瘦了思恋,悲凉了寂寞。轻声叹息,如风之纤细,思恋为谁断?寂寞为谁守?

一生的眷恋,在古琴中弹奏,演绎了一场又一场的岁月留恋;情到深处,孤寂难掩,情缘诉不尽落花无声,一世寂寞谁人怜?朦胧中眼泪已蔓延,夜太深,静止的动作····一切还是那么落寞、那么空荡、那么寂寥。

文:Applebeibei QQ:263532465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本文由澳门十大网上博网址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小说家雅人,思恋为什么人断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