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杭州重温历史

2019-10-29 作者:网站首页   |   浏览(68)

我在杭州重温历史:雷峰塔与岳王庙

“和谐”号动车缓缓停靠在杭州城站火车站。周末的杭州火车站人声嘈杂,你须耐心地穿过摩肩接踵的旅客人流方可到达出口,而出口处遍是高举各种牌子的旅游团领队和导游们。而我全然不必关心这些,我大可以以快速的步伐出站,凭自己的直觉、方向感和手中的指南针,按照早已计划好的行程,开始了两日的自由之行,毕竟,相比团队游,自由行更加充满乐趣和挑战。上一次去厦门自助游我也喜欢自己慢慢摸索,而不是让导游指路带路的感觉。

杭州之行的第一站便是雷峰塔。早在读中学时,就曾读过鲁迅先生的著名作品《论雷峰塔的倒掉》,时年1924年。78年后,这早已闻名遐迩的西湖十景之一重新展现在世人面前——雷峰塔被重建了。

图片 1

我们暂且不讨论文化层面的雷峰塔,但至少物理上的新雷峰塔是壮观的,西湖少了这一景的确会令人感到遗憾。从山脚下仰视,由于浓荫密布的枝叶的遮盖,望不见雷峰塔的全貌,直至乘坐自动扶梯上了山,方可浏览塔的全景。阳光的照射下,雷峰塔透出的是古铜色,让人们看到了些历史的影子。

进了塔,你便很难再看到古塔的神秘魅力了,因为一切都是新的,唯有底层的旧雷峰塔遗址,还可以让人朦胧地想象当年雷峰塔倒塌时的情形。然而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新塔还是旧塔并不重要,因为雷峰塔之美,根本在于站在塔顶你可以远眺西湖全景,毕竟登塔观景要比买上一幢单价高达12万元的所谓湖景房廉价多了。

眺望北面,5.6平方公里的杭州西湖一览无遗。最清晰的是三潭印月,它是湖面上的绿洲,而那一叶叶扁舟,则如同丝绸般湖水上细纹的游动。南面是净慈寺,景曰“南屏晚钟”。古老的庙宇镶嵌在层峦叠嶂的丘陵之中,是青山中的点缀。人类对山和水的永恒追求,在雷峰塔上可以得到完好的诠释。

然而我想,倘若鲁迅先生依然在世,必然会对杭州市政府重建雷峰塔之行为大肆批评。因为雷峰塔终究是人类的建筑,它不可能只是物理上的,必然会被赋予文化的含义,这样,其建筑本身的美便不再重要,正如同法国的巴士底狱在建筑学上毫无疑问是美的,但由于其曾经关押过追求民主和自由的进步人士,于是它再不可能再得到人们的称赞,而只会成为革命的对象。

雷峰塔也是如此。由于白蛇与许仙的恋爱是违反当时的社会风尚和伦理道德的,法海便将白蛇压在塔底。鲁迅先生之所以为雷峰塔之倒掉而叫好,也正是对封建礼教和秩序的深恶痛绝。

支持者们会提出这样的抗辩:雷峰塔的重建不仅是物理上的重建,更会是文化上和精神上的重建,倒塌的雷峰塔或许象征着封建礼教,但重建的雷峰塔必然是新文化的象征。

我看不到这样的新文化。白蛇与许仙的故事似乎离我们遥远,但在眼下的时代里,难道不会出现这样的悲剧吗?任何文化,也包括封建文化,有着强烈的传承性和延续性。我们的革命,推翻的只是旧政权,而不可能是旧文化,因为即使是革命意志最坚定的革命家,思想中仍会透着与生俱来的旧观念,如同黑格尔嘲笑法国大革命后的旧贵族那样,“他们什么也没有学会,他们什么也没有忘记”。这样看来,现代文明和现代文化的深入人心,恐怕不是靠一座拔地而起的新雷峰塔,而是需要我们这一代人以及我们以后的人长期不懈的努力。

细雨初收逐队嬉,何人注目俯寒漪,红妆静立栏干外,吞尽残香总未知。

在中国现代的大城市里,要找到一片较少污染、能让鱼儿健康生活的池塘并不多见,花港观鱼算是一处,特别在游客人流如织的杭州城,能保持住其数百年的美誉尤为不易。

在花港观鱼,亭台楼阁,花木扶疏,一片江南古典园林之景致。一曲曲的花径,一道道的小桥,一片片的池塘,一重重的花墙,一丛丛的花草,一处处的亭台轩榭,便构成了花港观鱼的全部。

在一眼望去的青翠中,金光闪闪的红鲤鱼为其增加了色彩的映衬。每个池塘中的鱼的数量各有不同。有的池塘,鱼儿们悠然来去,互相追逐,或沉入水底,或浮上水面,而在有的池塘,由于空间之狭小,你已很难看到鱼可以自由地在水中穿越,它们只是不停地跃出水面争食鱼饵。

踏进岳王庙,便有种庄严肃穆之感。杭州作为南宋的都城,虽然没有留下宏伟的宫殿和皇家园林,但一座岳庙就足以引证南宋短暂而波折的历史。

图片 2

在忠烈庙,一尊岳飞的塑像给人以震撼。岳飞端坐中央,左手紧握宝剑,两眼平视前方,似乎在观察敌人之动向,但眼神中似乎又多了一丝无奈。因为政治斗争终究这位战将没能实现其“还我河山”的夙愿。

图片 3

岳飞的故事在中国无人不晓,但我们却很少去思考岳飞人生背后所隐含的东西。岳飞死后的千百年来,代代人赞颂他的忠烈而唾骂秦桧之无耻和卖国,然而这对于岳飞本人和其家人来说是毫无意义的,因为他们得不到他们所生存的那个时代的肯定。岳飞是被“莫须有”的罪名处死的,但他终究是被官方宣布为有罪并判处死刑的,他的罪名也被真真实实地记录在大宋的档案里。在那个信息闭塞的时代,没有人知道实情,每一个人,包括每一个有良知的老百姓,都在唾骂他,因为他是大宋的罪犯。因此,岳飞的故事将永远是个悲剧,无论当代人和未来的人如何评价他。

本文由澳门十大网上博网址发布于网站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在杭州重温历史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