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古道之旅,里的土司文化

2019-11-23 作者:网站首页   |   浏览(153)

清早,我们乘坐班车离开盈江前往梁河县。梁河县以种植蔗糖、茶叶为主要产业,也是西南丝绸之路上的重镇。

  中新社梁河12月29日电题:“傣族故宫”里的土司文化  中新社记者保旭顾一航蒋晨  层层院落八方通,幢幢署阁城中城。被誉为“傣族故宫”的云南梁河南甸宣抚司署,经历百年春秋风雨依然矗立。这座大院见证了中国明清土司制度的兴盛与没落,并延续着那神秘而厚重的土司文化。记者近日驱车前往梁河,一探究竟。  “南甸土司被称为‘十司领袖’,是明代中期领土最广的土司首领。”梁河县文化体育局副局长莫建凌介绍,“而历经三代土司所建成的南甸宣抚司署,则因其经典的汉式布局、以及中国现在保存最完整的土司府衙而被誉为‘傣族故宫’。”  迈进土司府的大门,第一院正对的就是公堂。与汉氏衙门不同的是,公案桌上方挂有大匾不再书着“明镜高悬”,而改成了“卫我边陲”。  据了解,梁河最早的古名叫南宋,元代设南甸军民总管府,南甸这个地名就此叫起。宣抚司署是封建世代中央政权在边疆设置的统治政权机构,宣抚使也就是土司一般为当地少数民族首领,具有生杀予夺大权,相当于地方的“土皇帝”。  与传统傣族竹楼式建筑风格不同,南甸宣抚司署是经典的汉式风格。各大堂均为五开间土木结构,粗梁大柱,筒瓦盖顶出角,雕梁画栋,八形方砖铺地,整个建筑群规划整齐,主次分明。最后正堂为12级台阶,据说是“南京应天府,高磕十二家”的缩影。而最经典的“正立春秋”大殿,取其建造木材的谐音为名,祈望江山稳固,已是传统汉文化的经典体现。  然而,在这座恢弘的“故宫”里,也有许多细节透露出边疆特有的少数民族风情。梁上雕花的孔雀、典型大理风格照壁、御扇牌上的傣族塔式雕花,都体现出一种特有的民族情调。  值得一提的是,在宣抚司署最精致的第四殿,记者看到十分特别的镂空雕花钢栏以及窗户上色彩鲜亮的玻璃。“这是土司喜欢的西洋物件,在正堂的装饰里很多地方都用到”,莫建凌说,“这些都产自欧洲,是当时通过马帮从缅甸托运回来的。”  南甸土司镇守边关520年,南甸又是当时中原通往西域的必经关卡。“在土司的统治过程中,边疆少数民族不仅与中原百姓的来往密切、也接触了许多来自东南亚、西亚、甚至欧洲的文化,少数民族文化、汉文化、外来文化不断融合、互相影响,形成了独特的土司文化”,莫建凌说。  如今,土司制度已荡然无存,只留下这空宅大院默默坚守,也正是因为这遗迹的存在,使得土司文化延续和保存下来。  “末代土司的后人还生活在这座大院里,许多土司的传说故事也都在民间流传,而梁河南甸土司菜则是必尝的美味。”莫建凌说:“土司文化对梁河的影响十分深远。目前,政府正在筹备以发扬土司文化为目的,打造南甸土司城的招商引资项目。”(完)

车子一直沿着平坦的大盈江流域宽广的平原行驶,这里正是稻秧长成的季节,一派明快的田园风光。一个小时后到达梁河县遮岛镇。这个镇道路两旁的植树间距很小,树冠又很大,给人以凉爽宁静的感觉。

下车后,沿着穿过整个县城的腾盈公路走两百多米,来到这里的名胜古迹南甸宣抚司署参观。对于这个偏居西南边陲,俗称“南甸土司衙门”的清代古建筑,我本来没有什么知识。然而来了之后才发现,这是个仿照北京故宫建造,规模宏大、功能齐全的汉式建筑群。统治地方的土司不但在这里行使政权、处理公务,也兼作日常起居、接待宾客之用。

整个建筑群分为公堂、会客厅、议事厅、正堂、后花园的五进四院,按照地势逐级升高,一共有47幢、149间房屋组成,宛如一座城中之城。土司居住在后面最高的宫殿里,在那里俯视他的下属子民和庄园领地。

我们逐一参观了南甸宣抚司署的每间屋子。牢差房里分隔成四间木栅栏的牢房,中间是狱卒使用的床、桌,还摆放着老虎凳、血孔铡、鱼尾枷、铁链手铐等刑具。公堂上悬挂着“南极冠冕”、“卫我边陲”的匾额,左右排列着“肃静”、“回避”、龙头关刀、金瓜斧钺的土司仪仗。烟室里陈列着用来吞云吐雾的鸦片烟具和卧榻,昔日沿着西南丝绸之路从印度、缅甸贩来的鸦片,对于身处边境之地的梁河来说,无疑是廉价和常见的。

最为华丽的第四殿主房是土司办公和生活的地方,正殿用栗木建造,左厢椿木,右厢楸木。以每种树名相连,谐音为“正立春秋”,显示了土司对汉文化的仰慕和希望领地稳固的意愿。

我们在厢房的展示厅里,阅读土司年代的历史和各种公文,以及当时所使用的一些器物。其中一篇《呈请改复龚姓文》引起了我的注意,这是民国时期第二十八代南甸土司刀樾椿向当时国民党政府提请改名为龚绶的公文,讲述了其先祖姓龚,原为江苏南京人氏,于明朝开国初期随大将沐英征云南,累功驻守南甸。因南方民族尊崇刀姓,始赐姓刀,传二十八代共五百六十余年。

这个世代统治着一方“蛮夷”之地,管辖傣族等南方各族人口的土司家族,居然是汉人!那么,为什么远离汉文化中心的滇西边陲的土司,会在自己的驻地模仿明清宫廷建筑风格,建造一座彻头彻尾的汉式宫殿建筑,也就得到了圆满的解释。南甸宣抚司署不仅在形式上继承了明清宫廷的结构样式,在行政制度上也沿袭了封建衙门的办事程序。

龚绶在解放后留在了梁河,曾就任梁河县首任县长以及德宏自治州副州长,县政府就设在南甸宣抚司署。文革动乱时期,作为旧社会反动派被批斗致死。龚绶之子末代土司龚统政则选择了在解放战争中负隅顽抗,失败后逃亡缅甸,在异国享高寿而终。

在宣抚司署主房的右侧有座八阁楼,俗称“小姐楼”,据说龚统政的三妻管杏保一直住在这里。不过我们没发现有人居住的痕迹,心想也许已经仙逝。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参观,我们最后在威严的朱红色大门前拍照留念。这座保存完整的国宝级文物,见证了一个家族的兴亡历史,也是从西南丝绸之路往日的一个普通驿站发展到现在繁荣昌盛的梁河县治所遮岛镇的根本原因。励精图治的一代土司龚绶在扩建宣抚司署时,先后动员了二、三万民工,请来了腾冲石匠、剑川木匠,还从缅甸买来一台七马力的汽油发动机以供照明。他经历过日寇侵略,梁河沦陷后宣抚司署侥幸未被战火销毁,而后国民党在滇西战场的节节胜利,令他回到故地仍旧掌握世俗权力。他所期望的,一定是土司家族的巩固和世袭权力永恒相传。然而他做梦也没想到,随着共产党掌握国家政权,人民当家作主,土司制度在他还活着的时候,就已经被推翻被颠覆。也许,人正是如此无法梦想将来的吧!

(记于2008年6月9日)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本文由澳门十大网上博网址发布于网站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东南古道之旅,里的土司文化

关键词: